【皇权富贵】 无理心动05

 

双影帝,契约情侣,ABO:丞Alpha X昊Beta


05.昭然未明


临近初冬的时节,处处都可见得朝露被碾碎在枯黄的叶片,随瑟瑟秋风凋零在无人清醒的晨间小路上。


微凉空气的触及,让周围的温度降了不少,但保母车里倒是一片比秋景还要萧瑟的沉默,只剩勉强.压过无语的呼吸。


鼻尖的凉意挑.起沉静,趁着行驶稳定的状况下,黄明昊借取微弱的天光琢磨起剧本,也是想着去忽略他与范丞丞相处的尴尬。...

【毕侃】觅缘02



铜墙铁壁高冷总裁毕X软萌狐狸实习月老侃


*糖分多一点的连载。主现代场景。


02.


原本想简单做个几样家常菜的毕雯珺,瞧着李希侃走动之间不经意撩.起衬衫边缘的腿,很是修长但太过纤细了,没几斤肉的感觉让人想要不断餵食他,所以又从冰箱拿出一盒处理过的牛肉块。


左顾右盼了好一会,才在清洗好的蔬菜里挑拣出洋葱和红萝卜,将其切成容易熬煮的块状,又从一旁放置酒的玻璃橱柜中,拿出一瓶未开封的红酒。...


一声毕业快乐,是祝他们前程似锦。


一句各自成王,是盼他们顶峰相见。


这并不是旅程的终局,他们只是比别人多了一个经历,去为梦想为幸福努力,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。


我做什么都来的略晚,入坑太晚,爱他们更晚,但是缘分相遇的时间点,总有它的道理,晚一点并不表示少爱他们一点。


所以,我亲爱的少年们,一定要好好的,不要被外界纷扰打击,不要因挫折忘了荣耀。


聚散离合是人生必经循环,也要让每一次拥抱弥足珍贵。


且,


所有失去的,总会以不同方式回来。


未来可期。

游乐园-毕侃| 冰糖雪梨

*一点剧情+低速R,5600+,谨慎领取一份冰糖雪狸


“众人都爱止咳润肺的冰糖雪梨,唯我偏爱眼前这只小狐狸,他才是让我一生平安喜乐的幸福。”


**老样子,评论GO~





--end--


不知道在写什么了,昨天深夜吓到大家了,清酒罚跪。


觉得还行的记得点上小红心、小蓝手。


上一位老师   : @热情有限。  下位老师 : @洋葱   


-感谢联文邀请-



【浪漫肆意1003】 再没这样的人

闷骚河神毕X暴躁狐狸侃


*甜HE剧情+低速R,2w。


老实说,这一篇是近期为数不多觉得写得还行的文,別看字数多,其实都是清酒过於唠叨而已,希望大家可以看看,保证会看到不一样的文。


00.


愿你的下场爱情,是棋逢对手,是势均力敌,是长久牢固,是白首不分离。


01.


一场连绵暴雨,在静谧的夜晚骤然坠下,通明灯火被狂风吹散了聚焦,雷鸣敲醒了酣甜的美梦,不停歇的雨水占据久未整修的河堤,最后一道防护的崩溃,...



毕侃 | 《插画家》

 


//清稿,失控写太多的看图说故事,4K//

 

 



舞台雕刻分明的线条感,将炽热白光流洒出几分冷冽,一场时装秀从暗处慢悠悠地延伸到明亮底下。

 

 

 


西装革履的男模特,一个接着一个走向舞台前方,摆.动众人羡慕的身材比例,以不同姿.势展示身上的设计,有的夺目亮眼,有的成熟稳重。

 

 

 

 



坐在最后排角落的李希侃,余光瞧见自家老姐望之入神的模样,心里很不以为意,就随手拿起一旁的水瓶,扭开瓶盖微微抿了一口。

 

 

 


 

的确,设计的美感很是磅礴壮观,可犹如傀儡的模特夺走了所谓的艺术,将其打入利益熏陶的现实。

 

 



 

李希侃是一名画家,小有名气,素日里最爱画风景,尤其是不为人知但写实真切的景色

 

 

 



像是生长在角落牆缝的无名小花,以凛然高傲姿态存于浑噩的世俗,又如红砖围牆上的黑猫,因为披上了人人畏惧的黑暗,而被厌弃伤害,但是却很坦然地晒著日光浴,并没有因此沉沦深渊。

 

 



 

要不是老姐把落入香甜梦乡的他拎来这里,李希侃是绝对不可能踏进来的,毕竟,毫无灵魂的美,从来都不是他欣赏的艺术。

 

 



 

"姐,什么时候结束啊?"  李希侃实在觉得无聊了,便伸手扯了扯一旁的姐姐。

 

 

 



"别急,等设计师出来就快了。" 

 

 



 

 

虽然姐姐这样说,可李希侃还是觉得无聊到想睡了,但毕竟是公共场合,如果大剌剌地打瞌睡, 也是挺不好意思的,所以,就从自己的侧背包拿出一本画本。

 

 



 

笔尖在白净的画纸上潦草落了几笔,李希侃抬起眼眸望向舞台的灯光,意识被光彩拉入漩涡,迷惘流离了许久。

 



 

 

忽然,一阵热烈的鼓掌声急速拉回李希侃的思绪,他的目光从涣散到凝聚,最后落在了众人簇拥的年轻男人身上。

 

 


 

 

男人也是一身西装笔挺,微高领的设计还带了点热情的红,有神的眼眸犹如明朗星光,灿然地倾出一方冷冽,随意分于两旁而落的浏海,很衬他给人的感觉。

 

 



 

这个男人的神色看似冷漠,但眼底却还是有藏不住的盼望,有灵魂,更知道自己要什么。

 



 

李希侃对他起了兴趣,微微抬手指了指舞台:"姐,他也是模特吗?"

 

 

 



"嗯?谁?" 李希侃的姐姐顺着他的指尖望过去,但根本不知道具体是在询问谁,想着台上都是模特居多,便下意识点头回应:"嗯,对。"

 

 



 

瞧自家亲弟原本淡淡的神色,好像看是到猎物般放出灿烂光彩,她就忍不住好奇问道:"希侃你是看上了?"

 

 



 

"嗯,我工作室正好缺一名模特。"

 

 



 

见李希侃没听出自己话中的意思,姐姐也不好再继续追问,只要别招惹到什么危险的人就好,其余的,想怎么折腾都可以。

 

 



 

"行吧,我等等要去后台找我朋友,你再和那位模特好好商谈。"

 

 



 

李希侃没有应声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目光随后又落在那名男人的身上,始终无法拉回 ,故而就在时装秀落幕后,遗落在散场的人海之中。

 



 

 

//////////////

 



 

跟着姐姐来到后台的李希侃,和姐姐的朋友过过招呼后,便开始寻找他相中的男人。

 

 

 



来来回回寻觅了许久,才终于在楼梯口找到。

 

 

 



李希侃也不拐弯抹角 直接说明来意:"你好,我叫李希侃,是一名画家,想要邀请你做我的私人模特。"

 

 

 



 

原本是想躲开合作方,才跑来楼梯口的毕雯珺,抬头看了看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李希侃。

 

 



 

楼梯只有一个小窗户,午后的阳光偷偷挤进窗格映入一寸灿烂,恰好落在李希侃的左肩,沿着衣服线条照亮明媚真挚的眼眸。

 

 

 



与自己同色系却相对轻松的装扮,也被微光衬出几分静谧,好似一切都静止在此刻,只有他俩陌生的第一次相遇。

 

 



 

"你知道我是谁吗?" 毕雯珺半眯起眼睛,低着嗓音冷冷询问。

 

 

 


 

"我不知道啊,但我姐说你是模特。"

 

 

 



李希侃似乎觉得自己这样的回应有点不妥,于是又补了一句:"人与人相识又不是因为他是谁,只要知道我中意你,就好啦。"

 

 

 



"中意?" 毕雯珺重复了这一个词,嘴角微微噙着富含深思的笑容。

 

 



 

没意识到自己讲错什么的李希侃,点头如捣蒜地笑着说:"嗯,对啊!我想邀请你当我的模特,至于尺度上,都可以商量的。"  

 

 


 

怎么有点傻,但又傻的可爱。毕雯珺在心中默默想着,也暗自做了一个决定。

 

 



好看又对胃口的菜实在少之又少,讲话也挺有意思的,看起来也很适合拐回家。

 

 



 

"那你成年了吗?"沉默了好一会,毕雯珺才开口问。

 

 



 

李希侃还摸不清毕雯珺为啥这么问,但还是很老实地回应:"当然成年了啊。"

 

 

 



"嗯,那我就放心了。"

 

 

 

 

"什么??"

 

 


 

不小心把内心话讲出来的毕雯珺,急忙清了清喉咙:"咳嗯,对了, 你说你是画家?"

 

 

 


 

"对,所以才会邀请你当我的模特。"李希侃点了点头,又抬头很是认真地看向毕雯珺:"你愿意接受我的邀约吗?酬劳好谈。"

 

 

 

 


李希侃的眼神实在太引人犯罪,不算太大的眼睛,却犹如星河坠入他眼底,明媚灿烂如艳阳,又带了几分纯真的青涩。

 

 



 

这一望,估计就算是丢了心,也注定没完没了。

 

 

 



"那你知道我是什么职业吗?"毕雯珺心中闪过莫名的念头,便开口询问李希侃。

 

 



 

李希侃微微一怔,实在搞不清楚毕雯珺是何想法:"不是模特吗?"

 

 



 

"我刚有了新的职业,是插画家。"

 

 

 



瞧毕雯珺语气很是认真,李希侃也没有怀疑,反倒还因为有了共同点而雀跃:"哇,太棒了吧,好想看看你画的怎么样!"

 

 

 



"想看的话就来我家吧。"毕雯珺低声讲着,怕李希侃不上钩,还特意再补充一句:"可以顺便谈谈当你模特的详细内容。"

 

 

 



李希侃初开始的用意,本来就是邀请毕雯珺当他的模特,所以自然点头同意,不过在离开楼梯口之前,还是有反应过来。

 

 

 



"对了,我忘记问你叫什么啦!"

 

 



 

毕雯珺看着准备跟自己回家的李.希侃,在楼梯出口回眸询问,他故意没说自己常用的英文名字,而是选择讲出自己的中文名。

 

 



"我叫毕雯珺。" 

 

 

 


//////////////

 

 



 

后来,自愿上钩的李希侃,糊里糊涂被毕雯珺吃干抹净,才终于明白什么是"插画家"。

 

 


 

毕雯珺的意思是"插、画家"。

 

 

 

 



虽然昨晚挺舒服的,但跟第一次认识的人就如此"亲密接触",李希侃内心还是很崩溃的,趁着毕雯珺尚再熟睡的时候,蹑手蹑脚地离开。

 

 


 

 

"为啥,我不是上面的那个?"

 

 


回到自家小公寓的的李希侃,默默想着这个问题时,却突然接到姐姐的电话。

 

 




"喂,姐怎么啦?"

 

 


 

"你昨晚干啥去了?"

 

 



 

一听到姐姐如此戳心的提问,李希侃忍不住抱紧自己瑟瑟发抖,连带声音都有点颤抖:"就…太累睡着了,对!我睡着了。"

 

 


 

"那个有名的新锐设计师Bevan,你认识吗?"

 

 

 



对于这个名字,李希侃确实陌生,自然声调也有了底气:"啊?他是谁啊?"

 

 



 

"这个人不认识不打紧,你知道毕雯珺吗,毕氏集团的未来继承人,目前职业是设计师。"

 

 



 

姐姐很是真切的语气,震惊了李希侃思绪。

 

 



原来他昨天睡的人是毕氏集团的继承人?不对!!是睡了他的人。

 

 



 

等等…毕氏集团…不是和老爸公司合作的对象吗?

 

 

 



完了,李希侃觉得自己要被扫出家门,当初父亲本来就不答应他当画家,要不是姐姐的能力够强,比他更适合继承公司,他可能早就被折断追梦的翅膀了。

 

 



"喂?希侃你还在吗?算了,等等马上回家。"

 



 

李希侃还没来得及回应,姐姐劈里啪啦讲完话就挂断电话了。

 

 


 

回家……李希侃脑海中闪过一百种狐狸被烹调的方法,但还是硬着头皮,收拾随身物品准备回家。

 



//////////////

 

 



 

不敢拖延速度地回到家里后,李希侃差点没把下巴吓脱臼。

 

 



 

老爸正在沏茶,而睡了自己的毕雯珺,则是端着茶杯坐在沙发上,俩人还时不时扬起聊天的笑声。

 

 



 

好一副天伦和乐的场景。

 

 


不对!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毕雯珺也在?!

 

 



 

敌不动我不动,基于这个原则的李希侃,选择忽略眼前奇妙的场景,冷静应对: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

 

 

 


“你这孩子,都有交往对象了,怎么不带回来跟我看看?”

 

 



 

听到父亲的话,李希侃猛然一惊,下意识望向毕雯珺,却只看到他耸了耸肩用唇语讲道:“放心,我负责。”

 

 



 

负责个屁,我被睡就很委屈了,还要一直被你睡吗? 李希侃只敢在心中反驳,毕竟父亲还在,不可以造次。

 

 


 

“我跟雯珺的父亲还算熟识,平常两家也有商业来往,你得好好待人家,不许乱耍脾气知道吗?”

 

 



 

“好好好,我知道了。”其实,李希侃已经快要吐血了,只想着赶紧应付完父亲,再好好和毕雯珺谈。

 

 



 

好不容易让父亲去书房处理公事,李希侃直接按住毕雯珺欲饮茶的手:“毕雯珺,你做什么来我家?”

 

 



 

“讨我的酬劳啊。”

 

 

 



听到毕雯珺的答案 ,李希侃的脸颊忽然攀上红晕,想到昨晚不知道为什么根本没谈到关于酬劳的事情,就被他连哄带骗给“吃”了。

 



 

越想越气的李希侃,有点咬牙切齿地讲道“那你可以走了吧!”

 

 



 

“我觉得不太可以,一份工作总需要熟能生巧,所以,再帮帮我吧,希侃。” 毕雯珺故意靠近李希侃,在他耳边轻声唤他名字。

 

 



 

“你个臭流氓,滚!”被握住手腕的李希侃,抬脚就要揣毕雯珺,结果反倒被抓着脚踝搂进怀里。

 

 

 



即便温存只是昨夜的事情,但毕雯珺还是好怀念李希侃的体温,自然拥抱的力度也更多了几分:“希侃,要我滚去哪!滚到你心里吗?”

 

 

 



“我管你滚去哪!” 耳尖染上绯红的李希侃,又羞又脑,到底是毕雯珺太撩, 还是自己太容易害羞, 怎么心跳变得那么快速。

 

 



 

毕雯珺凝定视线望着李希侃,语气随眼神都注入温柔:“你得管才行,你是我的人了。”

 

 

 



“你胡扯什么!我答应了吗?”

 

 



 

瞧李希侃还要挣扎,毕雯珺索性用指尖微微压住他的嘴唇,做出一个让他安静听话的动作。

 

 



“乖,我刚刚征得你父亲的同意,我们已经要订婚了。”

 




 

毕雯珺这一番话,让李希侃整个懵了:“你说什么?你威胁我爸了?”

 

 




“要竞争就得先结盟,李氏与我们毕氏早就商谈过了,原本我不同意用联姻来巩固关系,但看到你以后,我就后悔了。”

 

 



 

见李希侃没有什么反应,略为迷惘的模样,毕雯珺也放轻了语调,因为是真的想将他拥入怀里,保他一生安稳追梦。

 

 



 

“李希侃,和我结婚吧。”毕雯珺伸手碰了碰李希侃的鼻尖,随后低声呢喃:“你要追梦我定全力支持 ,无人可以阻挠你。”

 

 



 

 

毕雯珺的承诺恰好戳中李希侃内心最深处的隐忧,他最怕梦想被扼.杀,所以才肯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与毕雯珺的关系。

 

 

 


罢了,毕竟这也是他第一个心动的对象,先结婚再恋爱,还挺有挑战的,何须去担忧未知的将来。

 

 

 



李希侃释怀以后,就开口要求毕雯珺:“好,但你得当我的私人模特。”

 

 



 

毕雯珺嘴角缓缓扬起笑容,隐约还带了一点松懈,伸手揉了揉李希侃的头发,沉稳嗓子扬起愉悦的声调。

 

 



“我很快就是你的人了,你想要什么我都给。”

 

 




 

END



 

这大概就是一个先婚后爱的前传吧。(没有后续,微笑😊)


《深夜酒肆》|为你的幸福开张

 


“饮一杯酒,忘一分忧”

“你来点梗,我来写文”

 

 


《深夜酒肆》即将于11月1日正式开张,共计有七对CP的故事,每对篇幅不定,皆可独立食用

 



你点梗我写文,活动办法如下,请仔细阅读:

 


*点梗日期:9月28日~10月28日

 


*七对CP分別是:毕侃、皇权富贵、长得俊、洋灵、坤廷、淳哲、杰芙。 (先从中挑选出你想要看故事的一对)

 


*老福特私信我or宣传下方点梗: CP+人物设定+故事大纲 (怕会有吞讯息的问题,如果我两天内没有回覆,请再私信我一次)

 


 

**注意事项: 收到的梗可能会有很多,但每一对只写一个故事,且我这边会适当将内容做一个调整,如果接受的再来点梗。 

 

 



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

 

 


这个活动的想法来源,是因为有了《深夜酒肆》这个灵感,再加上许久没有给大家写福利文,所以就想要好好完善这个大篇幅的故事。

 

 


不仅能够实现大家内心构思的故事,甚至也可能是亲身经历,同时,也为将来离开的我,留下一个很美好的纪念。

 


希望大家可以踊跃点梗,为《深夜酒肆》增添更多不一样风味的调酒。

 


《深夜酒肆》营业时间:11月1日起的每周五晚上七点。


可关注tag 深夜酒肆,CP故事的顺序,会在十月底安排出来。


浪漫肆意——缱绻朝暮



与第一次联文的重逢,意义非凡。


【河神毕X狐狸侃】


他知道不可以相爱,所以试图用仅存的记忆,去惦记他们比一生还要珍贵的相遇。


浪漫肆意 · 缱绻朝暮:


“月是天下客,君是人间绝色”



给我一首歌的时间,让我带你看日升月落,寻凫雁飒沓,观江水迢迢,觅飘洋雪落,去春夏秋冬,见无尽温柔。



不思分秒,不远万里,把最缱绻温柔的爱意都藏在词里。



一字一句,热忱又肆意。...



【皇权富贵】 路过人间

纯R,学生丞X老师昊。


链接走评论。


  --END--


深夜写文之酒不是人,顺便当复健。


  @炭烧奶茶  请簽收,让大家瞧瞧你多坏,让清水的清酒写这个!



【毕侃】《不是好人》

|看图说故事|

毕雯珺第一人称视角,微病娇。





我,不算一个好人。


在追梦的路途上,我试图闯荡出一片属于自己的璀璨星空,用年少青春去赌一场前程似锦。




漫漫长夜,汗水多过泪水的练习室,忽然出现了一只半眯着眼睛的小狐狸,他眉眼卸下倦意,嘴角噙着和善的笑容,扰乱了我的理智。




未曾如此悸动的心,却在偶有繁星点缀的夜空,开辟出一条无人走过的小径,两旁皆是锐利的荆棘,孤傲绝色的玫瑰更夹杂其中,显得越发刺人。




可我偏偏为这声漏了节拍的心跳,不顾一切向前走,哪怕会弄的全身是伤,也毫不畏惧。






我,不是一个好人。



瞧着小狐狸迷糊的模样,我伸出了伪装善意的手,低沉的声调更是轻轻呼唤假意的温柔。



因为我好想将他圈养在怀里, 不允许任何人看见他的半分诱.惑。



他,是一个好人,特别美好。

配上我,正好天生一对。



我可以替他将世俗的不善扼.杀,即便满手沾染鲜血,只要能护住他眼底的天真无邪,就算背离所谓的正常,被世人辱.骂也无妨。




他能够永远在我怀里,撒娇赖床、慵懒清醒,然后夜夜将他的温度交付于我,用甜蜜的声音轻唤我的名字,我想这一生就圆满了。






我,真的不是好人。


因为,我选择听从自己的心意,拥抱了光芒耀眼的小狐狸,以爱的名义锢住他的情,我不允许他喜欢别人,我要他只看着我。



从此,他也不能赏月观星,只许在盛阳冬雪中吻我眼角泪痣,于夜里微光的照拂下,承我绵延不绝的爱意。




我不是好人,但我用一生爱他,做他的好人。



END

有点喜欢这种感觉,所谓的"不是好人"不表示就是坏人,有些用词的部分亦是如此,往往不是表层的诠释,可以试着慢慢咀嚼。

@王yv霏  感谢小可爱提供图给我。

© 清酒鶴影|Powered by LOFTER